過去的三分之一
小說推薦過去的三分之一过去的三分之一
三年级,我终于赶上了一次真正的墟日。
那是桐铃的爷爷带我去的,他爷爷一辆小摩托车载上桐铃妹妹、桐铃和我一起赶的墟日。我相当于蹭了个赶巧,刚好在桐铃家玩,她爷爷就是非常大方,人也很好说话的,对桐铃她们很好,桐铃说想去赶墟,然后就问我去不去,我当时软糯的性子,就软软糯糯的回了句“好”,其实心里是无比的期待。
那一次墟日是我记忆里最深刻的,其实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记得母亲带我去过,骑着我家的“廿八寸”,就是老式脚踏自行车,多数都是凤凰牌的,带着我去求医,似乎小时候身体不大好,经常喝中药,但是喝完中药又会给我一个蜜枣或者山楂吃,要我不想喝,但我想吃蜜枣喝山楂,所以也会憋着一口气喝完。
和桐铃她们一起去赶墟,我见识了太多东西了,街上各式各样的小摊,卖水果、卖衣服、卖饰品的……啥都有,当时桐铃的爷爷现代我们去吃云吞。天呐,那是我第一次吃云吞,太好吃了,还不用自己埋单,那一刻别提我多喜欢桐铃的爷爷了。我当时就想我爷爷如果没死会带我来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吗?反正我奶奶是不会的,好吃的都给三姐和妹妹了,轮不到我的。吃完云吞,她爷爷带我们去百货商场逛,我们都是女孩子,桐铃更爱美,就业拖着我的手去到饰品区,我们看着那些bulingbuling的闪闪发光的发夹,眼里都透露着渴望。桐铃自己挑了一对,我看上了那一对晃悠晃悠的蝴蝶发夹,可我不敢拿,因为我没钱,桐铃突然来了一句“喜欢拿上吧,叫我爷爷给钱”,然后就拿下发夹戳到我手里,我真的眼里只有对她的欢喜了。颤抖着拿着那一对漂亮的发夹然后跟着她一起走去找他爷爷,然后最后结了账,我拿上了我的蝴蝶发夹,心里说不上来的感动和激动。
后来我们回去之后,还臭美了一顿。那时候的那段日子我时常拿出我的蝴蝶发夹出来夹在头上晃几晃,就是可惜了头发短又少。不过我也是躲着臭美,因为我怕奶奶看见了会认为我是偷钱买的,我怕解释不清楚。
毕竟奶奶有时候真的有点可怕。
网游纪元 小说
我的大姐姐之前也说过她从小性格内向,与人不和,很难与人沟通,喜欢骂人打人,几个大姐姐大哥哥来说教都说不通。我奶奶就认为她被鬼上身了,于是请了我们那边说的高明的“鬼乸婆”,也即神婆、巫婆那一类的来给她做法。
当时我们被奶奶吩咐绝对不准进屋,在外面呆着,等她说好了才可以进屋子。我清晰记得奶奶在二楼露天阳台摆了一个祭祀台,供奉着蜡烛和香,还有其他祭祀品,然后把我的大姐姐强行带上了那里,神婆一边念经一边手舞足蹈,然后再拿着一杯茶喝一口就往我姐姐身上喷吐,然后继续念经并手舞足蹈,过一会又喷一口,如此反复。奶奶不准我们靠近房子,我就站远了望上天台去看。后来,我姐姐拼命往楼下跑,拼命躲,可是跑不掉,也躲不了,因为门被关上了,去到哪神婆就念着经跟到哪,又喝一口茶喷一下。我听到大姐姐的哭声,很大声很大声,她一直哇哇大哭,也不喊爹喊娘,就像找不到依靠一样。村子里很多人都闻声而来,围着屋子观望着这一场“闹剧”。
“哎,你家这是在干嘛。”
“你姐怎么了,你奶奶这是找人做法吗?”
“不会鬼上身吧?!”
“怪不得你姐姐这么怪”
像極了隨便 小說
……
我往天庭送快递 小说
稻荷JK玉藻美眉!
各种询问各种怀疑不停的指向我姐姐,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姐姐那几年没有对我做过什么,我觉得她人是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奶奶要这么做,可能我忽略了她对奶奶做了什么吧,但是她也就平时顶顶嘴,不干活,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其实当时我很害怕。不仅仅是因为那个神婆那一顿胡言乱语手舞足蹈的操作,还因为在奶奶眼里我也是不听话的,我害怕大姐姐完了之后就轮到我了。我当时谁的话我都没回答,就是一直看着屋子,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后来,神婆的声音停下来了,但是我姐姐的哭声还没有停止,虽然门打开了,但是我们还是没有选择立即进去,等了好一会,我才敢进去,只看到我姐姐又缩回去了床上的角落躲着,身子一直在发抖一直在发抖。我也只看了一眼就走开了,我没有办法,她的性子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我也不敢忤逆我的奶奶,只能任由她发展。
这一天好不容易过去了,我大姐姐应该洗了还几次澡吧。
那以后好几天晚上我都做了同一个噩梦,梦里是一个暗黑的天空,下着很大的雨,雷电交加,不远处是一个供奉神像的长方形匣子,匣子慢慢靠近变大了,然后我慢慢睁开眼睛极力想要看清楚里面的神像,突然这个匣子又高速翻转了几下不给我看清楚,速度停下来之后我再极力望去,然后一个闪电劈过,我清清楚楚看到那是我奶奶的脸。我害怕极了,醒过来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天还没亮,我只是在做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