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妃和離後,清冷戰神他竟軟飯硬吃
小說推薦醜妃和離後,清冷戰神他竟軟飯硬吃丑妃和离后,清冷战神他竟软饭硬吃
雾霭沉沉楚天阔,阁楼的三面窗子敞开着,能看见远处的落日,那人正懒洋洋的俯瞰着窗外的景色。而晚霞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的浑身披上了一层金光,轩轩然如朝霞举。
他的存在让这阁楼亮堂了几分,此刻的景致倒不像是日落,像是日出。
墨璟渊听见掌柜的话,视线才从窗外移了进来,他淡淡嗯了声,然后继续问道:“如何?”
网游线下面基来的人却是自家魔鬼上司
“他送来了十瓶金疮药,可这金疮药与寻常的金疮药不同,它有着奇效。”
“属下手上这数十年的冻疮,便是如何都治不好,可用这金疮药一抹,只消一刻,这手上的冻疮便是全然消退了下去。若是奴才猜的不错,这金疮药可为外伤止血,甚至是——白骨生肌。”
“白骨生肌?”墨璟渊抬眸看了他一眼,信手从托盘中取出一瓶金疮药,又仔细的闻了闻。
“属下的意思是说,若是改进几分——见血的伤口便也能即可复原。这若是用在行军中……”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可他炯炯发光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兴奋和喜悦。
他行医数十年,处理过大大小小、千奇百怪的无数病例,跟着墨璟渊行军时在他身边更是见过无数能人异士,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地步。
“你能判断出这金疮药的成分吗?”墨璟渊把玩着手里小小的白瓷瓶,问道。
“属下无能……”掌柜抿了抿嘴,摇了摇头。
超級 耿 鬼
“这倒是有趣,她有跟你说些什么吗?”墨璟渊垂眸,回忆着姜清漪倔强的小脸,那日她眼睛红的像只小兔,嘴上却还是不饶人。
“他还问属下是否知道红山雪莲,属下不知道她寓意何为,便说不知。”掌柜道。
“红山雪莲?”墨璟渊听了蹙了蹙眉,“她要这东西有何用处?”
“主子,那这十瓶金疮药还卖吗?”
“卖,她不是缺钱吗?那便再卖得贵些。若是没人识货,到时本王便全买了。”他懒洋洋的开口。
墨璟渊将手里的白瓷瓶抛到掌柜的怀中,起身走了。
——————————
今日的姜清漪在床榻上翻来覆去,便总是睡不着觉,不仅睡不着,她的眼皮还总是跳。
她在脑子里把今日发生的事情过了一遍,又开始担心自己空间中墨璟渊的好感度,想到自己都困了,才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她便闻见屋子里传来一股奇异的香味,这味道就像是曼陀罗花的气味。
她猛然睁开眼,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还未等她惊呼出声,便被人后面用帕子捂住了口鼻。
一股浓烈又刺鼻的气味传入鼻息,不过三秒姜清漪便直接晕了过去。
……
等姜清漪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破旧的宅子里,屋外月凉如水透过纸糊的门,静谧的投射在屋内,让屋子里多了几分冷冰冰的寒气。
她靠着微弱的亮光,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看见自己衣衫完整,身上倒也没有被绳子束缚着,她才微微松了口气。
姜清漪扶着墙吃力的站起身,曼陀罗花汁剧烈的麻醉作用让感到有些恶心。她转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屋内的布置,屋子内的装扮倒是平常,就像普通的民宅。
她伸手擦了擦方桌上的灰,灰积的很厚,好像是许久没有人居住了。继而又小心翼翼的推了推紧闭的房门,门上了锁,开不了。
姜清漪捂着脑袋,她还有些发晕。
她不知道绑她的人到底寓意何为。
关于反复被召唤这件事
这会是谁?
姜清漪思来想去却仍旧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有如此神通的手腕,潜入楚王府,掳走她,却又不惊动一个人。
掳走她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姜清漪看着这小小的房间,密闭的犹如铁笼,门外偶有几声犬吠,在深夜的一片静谧中显得尤为凄厉,她此刻心乱如麻。
她无法想象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她试探性的伸手推开门旁边的窗子,原本不抱希望,却不曾想那灰扑扑的窗子竟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姜清漪大喜过望,探了探脑袋,看着四下没人,便三下五除二直接从窗子外爬了出去。
窗子对着的是一个庭院,庭院里种了丛丛的青竹,她从窗子里小心翼翼的爬出来,便猫着腰往竹林走去。
月光下的竹林显得生冷又不带人气,跑起来时整片竹林似乎都在耸动,她跑得有些眩晕。
姜清漪刚刚停下想喘口气,喉头却又涌上来一股腥咸,她尽力的压了下去,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一步,又一步,踩在了姜清漪心头的节点上。那声音叫姜清漪汗毛直竖,头皮发麻。
姜清漪绝望的转过身,还未等她看清来人,只觉得脚下的土地开始发软、变形,她一个没站稳,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倒在一个坚硬的怀抱里,那怀抱温热、宽大,就像是月光下的修竹,身上有着清冷又淡然的檀香气,像她刚刚看到的那样。
“你倒是警惕。”那人轻笑出声,因着怕她摔下去,倒是虚虚的揽着,没有松手。
这是?墨璟渊!
意识到眼前人的身份,姜清漪紧绷着的心猛地松了一口气,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的胸口又是堵得慌。
姜清漪猛地推着他的胸膛,把两人的距离拉开。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姜清漪后退两步,忿忿问道。
她还以为今日将她掳走的人是许丝丝身后的人,刚刚她还被吓得半死不活,到头来告诉她这人是墨璟渊?
墨璟渊看见姜清漪懵然的小脸,身穿单薄的白色寝衣,千丝散尽,粉玉雕琢的脚趾正尴尬的抠着地。
她眼下的情况也不是他所料想的那个样子。
过了三秒,他才恢复从前的淡然,他看着姜清漪脚趾抠地的样子,先是吩咐下人为她拿来绣花鞋。
半晌后,他眸光淡淡扫过姜清漪,才轻声说:“今日请你来此,其实是为了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