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在仙界
小說推薦流浪在仙界流浪在仙界
远远的,司马君子就大叫道:“小田鸡救命啊!百里救命啊!”
这句话还没叫完,他的身影就已经来到了画舫上了。后面的三个追兵很快也都追了上来,可当他们快要接近画舫的时候。
剑东来两人动手了,两人同时出手。两道剑光划破长空,朝三人攻击而去。三人前冲的速度太快,根本就无法躲避,只能硬扛。
但是,硬扛得有硬扛的实力,仙帝境中级的一剑,可不是仙王境巅峰能硬扛的。
剑光闪过,血洒长空。
三颗人头整整齐齐地掉入了河中,当然,掉落河中的还有三具无头尸体。
司马君子气喘吁吁地坐在甲板上,拿起了桌上的酒葫芦就灌了一顿。
晓天机道:“司马老贼,你这是偷了人家老婆了?”
司马君子大骂道:“呸,呸,呸!老子什么都偷,就是不偷人!这三个王八蛋,追杀了老子几十万里。从君天域追到了老子南荒域!”
百里长青惊讶地道:“你又偷到什么好宝贝了?要不然人家也不会追你那么久!”
“偷个屁,这一次是真的什么都没偷到!”司马君子苦叫道。
百里长青呵呵笑道:“真是难得,难得你也会失手的时候呀!”
晓天机吃吃笑道:“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司马君知不不屑地道:“老子会找宝贝,难道就不会找人?”
晓天机摸了摸下巴,笑道:“也是,小偷的鼻子非常的灵,能找到我们也不奇怪!”
“呃!这里刚才经过一场大战是吧?不对,好多仙帝境高手的气息。我靠,至少超过五十位仙帝境高手。哦,不对,是凶兽的气息!你们将那个结界中的所有凶兽都带出来了?”
百里长青侧着脸盯着司马君子,似乎是想看看他这鼻子,跟别人的鼻子到底长得有什么不同。
嘻嘻笑道:“你这狗鼻子还有什么闻不出来的吗?”
“有,当然有。比如酒,比如女人,我肯定没你鼻子灵!还有杀气感应,追踪,我肯定比不了冷寒霜和南宫笑天。”司马君子道。
百里长青…………
晓天机故作惊讶地问道:“呃!你今天怎么这么谦虚啊?”
“嘿嘿,被人家追杀了几十万里,还是谦虚一点好!万一被东家赶走,我这又得被人追杀了。”司马君子笑道。
晓天机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打算赖着不走了?”
司马君子生气地道:“我靠,你都能赖着不走,我为什么不能赖着不走?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一个人出去,学你傍着大腿多好!”
晓天机苦笑道:“我是名气太大了,惦记我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个人不敢出去瞎逛啊!再说了,我也没你那逃跑的本事啊!所以只能一直躲在这里钓鱼了。”
司马君子诧异地问道:“这几年你一直在钓鱼?”
百里长青打趣道:“可不是嘛!天天在钓鱼,老子从来没吃过他一条鱼。”
晓天机道:“钓鱼是一种意境,钓鱼不是为了吃鱼!”
司马君子诧异地问道:“呃!这是什么道理?”
晓天机解释道:“就好像你偷东西,你是为了钱吗?这也是一种意境!”
“对,对,对,这下我懂了,意境,意不在偷,意在境。还是小田鸡懂我,偷东西也是一种意境!”司马君子大笑道。
众人…………
没一会儿,司马君子就将宋甜甜和风影君她们烤的鱼吃了个精光,一桌子都是鱼骨头。
宋甜甜看着满桌的骨头,惊讶地问道:“司马大哥,你这是多久没吃东西了?”
司马君子一边吃,一边回答道:“甜甜你不知道,你一直被人追杀,你有心情吃东西吗?你有时间去吃东西吗?那是吃不香睡不着的日子啊!”
百里长青再一次问道:“对了,你到底是得罪了谁啊?被追杀得这么惨!”
司马君子苦笑道:“得罪了谁?你们永远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
百里长青偷偷地凑了过去,嘻嘻笑道:“难道你看到了很多女人都没穿衣服?”
“你们看,他总是第一个就能想到这么龌龊的事情,什么人呀!”晓天机讥笑道。
司马君子道:“比这个还更惊悚!”
“那些没穿衣服的女人还在喝酒?”对于百里长青来说,这无疑就是世界上最惊悚的事情了,所以才会这么反问道。
司马君子无奈地道:“你怎么就这境界?我看到了很多男人,一千万男人!”
晓天机嘻嘻笑道:“男的也没穿衣服?想不到你还有这嗜好!”
司马君子骂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田鸡,你以后还是离这个登徒浪子远一点!很容易学坏的。”
百里长青…………
柳莺歌笑道:“你们别开玩笑了,司马大哥,你看见了什么?”
司马君子抹了一下嘴角的酒渍,说道:“混沌圣地得到了第三份地图之后,我就悄悄地潜入混沌圣地,想把它偷出来。
谁知道这一次失手了,那个老家伙将地图一直放在身上。可是,你们知道我在混沌山的深山中发现了什么吗?”
百里长青道:“混沌圣地的宝藏?”
“不是,我发现了一千万大军。可能不止,一千多万都有。”司马君子道。
百里长青和晓天机两人四目相对,两人都沉默了。
司马君子接着道:“而且这一千万大军修为都很高,起码有一半达到了仙王境。我还看到了军中有很多高手,仙帝境巅峰都有十来个!”
百里长青苦笑道:“那你这次真是命大,没有仙帝境追杀你!”
晓天机追问道:“然后呢!”
他当然想了解更多混沌圣地的内幕,也希望司马君子探查到了,可是又让他失望了。
司马君子接着道:“然后我就一直逃,一直逃,然后就逃到这里来了!”
百里长青拿起酒壶灌了一顿酒之后,又将酒壶扔给了晓天机,晓天机也接过酒葫芦灌了一顿。
司马君子盯着两个只顾喝酒的家伙,说道:“你们别光顾着喝酒,你们说话呀!”
晓天机道:“你叫我们说什么?”
司马君子…………
百里长青喃喃自语道:“一千万大军呢!他们是想干什么?”
司马君子问道:“他们怎么可能训练出来这么多高手,我看一下,好多人的年龄并不大。”
“你忘记了《幽冥炼血大法》了吗?这是一本邪功,修炼这功法要用人的精血,而且修炼速度非常快。”晓天机说道。
百里长青道:“现在一切就都解释通了,为什么混沌圣地的祭坛会收集鲜血,为什么幽冥鬼府他们也会有这功法。”
柳莺歌道:“凭他们的实力,我们凌云学院重建的时候,他们只手可灭。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动手?”
晓天机道:“也许是不屑,也许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脱不开身,也许是还有其他的目的,也许他还有一个更强大的敌人。”
司马君子道:“对了,我在大军中还看到了一个祭坛。又不像祭坛,有点像,有点像灵武大陆损仙渊的那个飞升台。”
“什么?”晓天机大叫道。
百里长青问道:“你确定你看清了?”
司马君子不悦道:“你还不相信我的眼睛吗?”
晓天机问道:“你的身份有没有泄露?”
司马君子诧异地道:“你不会想杀人灭口吧?没有泄露,你放心!”
晓天机苦笑道:“就算没有泄漏,他们没有将你杀了灭口。估计他们会提前动手了!”
“提前动手?动什么手?”司马君子问道。
晓天机道:“你以为他们养一千万大军是为了种田吗?”
司马君子反问道:“那他们养一千万大军为了什么?”
晓天机道:“肯定是为了杀人呀!”
司马君子道:“杀人!杀谁呀?”
晓天机道:“杀他们的敌人,杀他们想杀的人。甚至是想统一仙界!”
百里长青道:“还有那个奇怪的祭坛,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晓天机道:“在敌人的意向不明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等了!”
司马君子问道:“我们什么都不干?”
晓天机道:“钓鱼,我们现在还可以钓鱼!”
司马君子道:“那我还是直接跟着甜甜吃鱼吧!”
百里长青又一个人来到了石头塔世界中,他将所有达到了天仙境的凶兽,通通叫进了[时光之城]进行闭关。
并且和他父亲,何世忠交代了一番,他现在不缺人手,他缺高手!
他们自己也没有选择闭关,他们刚突破仙王境界不久,就是闭关效果也不大。任何一个境界都需要沉淀的,不是一味地闭死关就有用。
又是一年多,仙界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隐藏在暗处的暗杀组织,猎鹰组织竟然被人家团灭了。
更加惊人的是,有消息传出,猎鹰组织的幕后,竟然是混沌圣地。
当然有人信,也有人不信。
但混沌圣地却并没有什么反应,暗地里他们有多激动反正也没人知道。
画舫上,剑东来道:“我们这一次行动,有黑衣蒙面人暗中相助!所以我们的损失减少了不少,猎鹰组织也无一人逃出生天。”
百里长青道:“难道我现在又有靠山啦?会不会是那三个老头?”
晓天机道:“可能性不大,那三个老头都是独来独往的,这批人明显是一个组织。”
百里长青道:“这么说,这批人不一定是我们的朋友,但肯定是混沌圣地的敌人。”
晓天机道:“没错,他们应该是针对混沌圣地,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所以混沌圣地不屑对付我们凌云学院,也不愿意为了对付我们暴露实力,因为他们有更强大的敌人。”
百里长青嘻嘻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作为朋友,也是不错的。”
司马君子苦笑道:“你还笑得出来?那他们对付完了混沌圣地,接下来是不是会对付我们?”
晓天机道:“接下来是以后的事情,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再说了,那也得等他们和混沌圣地打了之后才知道。”
百里长青道:“那我们坐山观虎斗吗?”
晓天机道:“坐山观虎斗?哪有那么好的事?你没发现那批神秘的人,自己不出头吗?我们出手,他们才会出手相助。我们不出手,他们就做缩头乌龟!”
司马君子道:“那我们不是给人家当枪使?这不是给人家利用了吗?”
晓天机道:“利用?有时候能给人家利用是一种幸运,我们能给人家利用,就证明我们还有利用价值。
没有价值的东西,是没有人会利用的。再说了,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互的,我们又何尝没利用人家,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百里长青道:“确实是这样的!当一个人被利用的时候,他应该想想人家为什么要利用他,那是因为他还不是一无是处。
他更应该想,在利用他之中他得到了什么!当一个人,连想利用他的人都没有的时候,他就应该反思了,他就可能真是一块废料了。”
司马君子骂道:“行了,行了,你别讲大道理了,老子最不喜欢听这些大道理。”
晓天机扬起手中的鱼竿,说道:“就好像这根鱼竿,我利用它钓鱼好几年了。它可能心里很气愤,但它从来没想过,我每天都会帮它擦拭,都在发挥它的价值。”
说完,他将手中的鱼竿扔入了河中。
“现在它可能后悔了,后悔它当初不该抱怨。因为现在它不需要再抱怨了,它只有在水底深处,等着慢慢地腐烂。”
所有人都沉默了,有些道理其实很简单,可有些人总是想不明白。可是当他们想明白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
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当一个人发现他被利用之后,他的第一时间就是抱怨。可能他从没想过,他在被利用中得到了报酬。
哪怕甚至他只得到了一个教训,有时候也是值得的,起码他以后不会再上这种当了。大道理谁都懂,偏偏有这小道理有些人不懂。
司马君子听着两个家伙扯蛋就蛋疼,气愤地道:“你不钓鱼了?”
晓天机道:“差不多了,再钓,别人就会说我好吃懒做了!”
司马君子道:“不钓也好,反正也没吃过你的鱼!反而天天到我们这边蹭吃蹭喝!”
晓天机道:“你好像也是在蹭吃蹭喝吧!”
司马君子道:“谁说的,我天天在烧火,要不然你哪里有烤鱼吃?”
接下来,晓天机又开始研究他的阵法,百里长青也开始研究他的剑法。
又是几年过去了,关于藏宝地图的事已经风平浪静了,再也没有什么人去关注这件事情。可是,得到藏宝地图的混沌圣地,幽冥鬼府,阴煞门也没有动静。
可是,百里长青却有动静了,他终于创出了《弑神十八式》的第三招。他的第三招是以太极八卦为主,以《两仪剑法》为辅。
一剑出,八剑杀。
八剑,一剑变成了八剑,八方风起云动。
几乎将对手的空间全部锁死。
如果对手挡不住,绝对是一剑会将对手大卸八块。
司马君子是第一次看见百里长青自创的剑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如此凌厉的剑法,也只有南宫笑天可能使得出来了。
晓天机道:“你这确实是一剑比一剑厉害呀!这样后面的招式你就更加的难了!”
百里长青道:“这招叫什么名字好呀!”
司马君子嘻嘻笑道:“我看你一剑出,八剑绝杀!不如就叫【王八绝杀】好了!”
百里长青骂道:“你滚远点,还不如我会取名呢!”
晓天机道:“不如就叫【八方云动】吧!”
柳莺歌道:“不错,八方云动非常的贴切这招,很形象!”
百里长青道:“还是你们取名字在行!”
风影君道:“你第一剑还好像比这招厉害呢,那招好像是一剑出,万剑杀呀!”
百里长青道:“那不一样,那一招杀伤力不足,是对付围攻的,打群架用好用。第二招和第三招杀伤力更加强悍,是单挑用的。”
晓天机道:“不错,他第一招对付敌人成群的时候,真的可以做到剑杀百杀千。当然,敌人必须是比他境界低的。”
神仙打架当然还是主要靠境界,境界低了你的武技再厉害也没有用。因为你连人家的防御都破不开,人家还管你多少剑。
但是,同境界中,高超的武技就会占绝对的优势了。特别是对手境界低于自己的对手时候,高超的武技就更具杀伤力了。
混沌圣地没有动静,幽冥鬼府没有动静,阴煞门也没有动静。
但是,南荒山脉却有了动静,杀手盟一直派有人盯住南荒山脉。
剑东来走过来道:“盟主,少主,南荒山脉有动静了。有不少高手暗中潜进了南荒山脉,他们的目的地正是断魂谷。”
晓天机嘿嘿笑道:“终于来了,老子以为你们不喜欢宝藏呢!我们的画舫也快进入南荒山脉了,时间也正好赶上。”
百里长青哈哈大笑道:“暗中潜入南荒山脉!他们这是想偷偷地吃独食呀!这下正好,省得牵连无辜。”
司马君子道:“我们不如把消息帮他们传出去,让他们的计划落空。”
晓天机道:“不可,他们既然不想让人家知道。那么就是说,现在进去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人。也是我们要杀的人,这样我们杀起来才不会手软。”
百里长青道:“这样也好,让他们第一波去送死吧!”
一起一起这里那里
司马君子道:“小田鸡的阵法他们过不去呀!他们会不会打退堂鼓吧?”
晓天机道:“谁说我的阵法他们过不去?只是比较难过去而已,多死点人还是过得去的,九死一生而已。”
司马君子道:“九死一生?这么大的伤亡他们也会去送死?”
晓天机道:“会的,宝藏的诱惑太大了。地图都抢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宝藏近在眼前,他们怎么可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