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嗯,妾身这就过去。”
瑟琳娜点着臻首回应了一声,侧身接过了被三公主抱在怀中的儿子柳尘宇,俏脸上面带紧张之意的跟在柳乘风身后朝着内室走去。
瑟琳娜现在可谓是紧张不已,她不知道这位未曾谋面的外婆是否会嫌弃自己的身份。
逆天邪醫:獸黑王爺廢材妃
尤其是自己这异于大龙人长相的相貌。
如果外婆她不喜欢自己的话,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啊。
不知道外婆她老人家,会不会像自己的公公柳明志, 以及诸位婆婆们一样可以毫不在意的接受自己的相貌。
此时的瑟琳娜哪里还有一个身为一国女皇的威严模样,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害怕见到公婆,而紧张兮兮的小媳妇了。
“外孙柳乘风拜见外婆。”
“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
“谢外婆。”
青莲的阿母随意的摆了摆手,目光直接从自己外孙柳乘风身上略过, 直直的看向了自己的外孙媳妇瑟琳娜。
柳乘风起身以后,伸手牵着瑟琳娜的肤若凝脂的皓腕走到了床前。
“娘子,这就是咱们的外婆了, 快给外婆见礼。”
柳乘风说话的同时,顺手接过了瑟琳娜怀中的儿子柳尘宇。
瑟琳娜乖巧的点点头,莲步轻移的走到床头前面俯身跪拜了下去。
“外孙媳妇伊丽莎白·瑟琳娜,拜见外婆,愿外婆福寿安康。”
老人家看着给自己行礼的瑟琳娜,消瘦蜡黄的脸上顿时展露出了这几日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红润之色。
“好媳妇,好媳妇,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多谢外婆。”
瑟琳娜刚一起身,老人家便抬手牵住了她的手腕,示意她坐到自己的身边。
“好媳妇,来,坐到外婆的旁边,让外婆好好的看看你。”
瑟琳娜俏脸紧张的点点臻首,在夫君柳乘风鼓励的目光下, 动作优雅大方的坐在了床榻的边缘上面。
老人家见到自己的外孙媳妇如此的知书达理, 心里就更满意了,虽然一举一动都特别的艰难,却还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外婆。”
“哎,好媳妇。”
老人家满面笑容的回应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盯着瑟琳娜的身段,相貌,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自己早已经从女婿,女儿他们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外孙媳妇不是大龙的人了,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当她见到瑟琳娜这异于大龙百姓的容貌之后,老人家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惊异。
这孙媳妇虽然相貌与大龙的姑娘大相迥异,但是长得可是真漂亮呀。
尤其是那双水灵灵淡蓝色眼睛,简直跟蓝宝石一样漂亮。
不不不,是比蓝宝石还要漂亮。
漂亮十倍,几十倍还不止呢!
“好媳妇,你长得可真是漂亮呀,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漂亮的人儿呀,可真是让外婆我大开眼界了。”
瑟琳娜见到老人家盯着自己满面笑容的反应时,心里就明白了,外婆她老人家肯定很喜欢自己。
如今再听到老人家对自己的夸奖之言,娇俏的脸蛋顿时羞涩发红了起来,变得宛若一个红扑扑的大苹果。
“外婆, 哪有啊。”
“好媳妇,外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能够嫁给乘风这個臭小子,真是委屈你了。”
瑟琳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忙不吝的摇起了臻首。
“没有没有,外婆,能嫁给风哥为妻,瑟琳娜一点都不委屈。”
虽说瑟琳娜已经在大龙生活了大半年的时间了,然而她显然还是有些不太懂得一些大龙话语的中的深意。
老人家见到外孙媳妇俏脸上那有些急迫的神色,亦是不由得愣然了一下,回过神后,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了欣慰的笑意。
“傻媳妇,傻媳妇啊。”
瑟琳娜娥眉微蹙,一头雾水的看着笑意变得更浓的外婆,举起纤纤玉手在雪白的玉颈上面挠动了几下。
“啊?外婆,瑟琳娜哪里傻了?”
“没有没有,外婆跟伱开玩笑呢。
哎呀,乘风能够娶到好媳妇你为妻,真是乘风这个臭小子十世修来的福分呢!”
瑟琳娜目含柔情的看了柳乘风一眼,对着老人家憨笑了起来。
“嘻嘻嘻,外婆,这番话瑟琳娜听明白了,你是在夸我。”
“对对对,外婆就是在夸奖你。”
瑟琳娜眉眼含笑的用力点了点头,起身对着老人家福了一礼。
“外婆,你该看看你的重外孙了。”
老人家笑呵呵的点点头,转头朝着站在一旁的柳乘风看了过去。
“乘风,快让外婆看看我的重外孙。”
“是。”
柳乘风回应了一声,急忙抱着自己的儿子柳尘宇朝着老人家凑了过去。
“外婆,这就是外孙的孩子柳尘宇了。
尘宇,快叫曾外婆。”
一岁多的柳尘宇,早已经开始牙牙学语了。
他说起话来虽然口齿不太清晰,却也能够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得得。”
“得得。”
“乖儿子,不是得得,是曾外婆。”
柳乘风也不管儿子能否明白自己的话语,将柳尘宇放在床榻上乐呵呵的纠正了起来。
小家伙的双脚刚一落在床榻上面,立即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
虽然说不上是活蹦乱跳,却也是精气神十足。
“乖儿子,快喊曾外婆。”
柳尘宇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爹爹,双眼里好奇心十足的朝着正目光慈祥的打量着他的曾外婆看了过去。
“正,正,正外婆。”
“傻儿子,是曾外婆。”
老人家神色嗔怪的拍打了一下柳乘风的手背,目光慈祥和蔼的朝着小家伙圆乎乎的脸蛋抚去。
“臭小子,尘宇这孩子还这么小,三个字能说清楚两个就已经非常的聪明了。
再过上几个月,以后慢慢的就能说清楚了。”
“外婆,已经一岁多了,不小了。”
老人家侧目瞪了柳乘风一眼,继续乐呵呵的揉捏着重外孙那圆乎乎的小脸蛋。
“外婆说他还小,他就是还小。”
柳乘风见到外婆盯着自己儿子那既是高兴,又是激动的神色,只好苦笑着点头附和了起来。
“额,是是是,外婆你老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重外孙,再喊一声曾外婆。”
“曾,曾外婆。”
“哎呦,这一次喊对了,可真是我的好重外孙啊!”
柳乘风佯装嫉妒的扯了扯自己儿子的耳朵。
“你这个臭小子,为父教你那么多次你都喊不对,你曾外婆教你一次你就喊对了。
你跟你的曾外婆,可真是隔辈亲呢!”
老人家看到柳乘风竟然敢揪自己重外孙的耳朵,急忙抬起手拿开了他的手腕。
“臭小子,你再敢揪我重外孙的耳朵,小心外婆用藤条抽你。”
“外婆,原来你可是跟孩儿最亲的啊。”
“那是以前,现在我就跟我的重外孙亲,我还等着她以后好好的孝顺我呢。
不行吗?你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行行行,当然行了,外婆你老人家都发话了,外孙我敢说不行吗?”
“娘子。”
“夫君。”
“外婆那么喜欢你们娘俩,你来抱着尘宇陪外婆她老人家好好的聊聊天。”
“好,妾身知道了。”
柳乘风将儿子替换到瑟琳娜的手里后,起身朝着站在旁边的爷爷,老爹他们父子俩走了过去。
“爷爷,爹,二叔,三叔。”
柳明志看到长子似乎想要给自己说些什么的神色,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齐韵,屈指扯了扯她的衣袖。
“嗯?夫君,怎么了?”
柳明志立即给佳人使了个眼色,对着青莲努了努嘴。
“为夫与老头子,老二,老三,还有乘风先出去一下,有什么事情你就去找为夫。”
“好,妾身知道了。”
柳明志抬手揉了揉鼻尖,转身率先朝着竹屋外走去。
走到庭院的僻静角落里停了下来,柳明志伸手解下了腰间的旱烟袋对着自家老头子示意了一下。
柳之安摆了摆手,随手解下了自己腰间的旱烟袋,撑开烟袋递到了柳大少的面前。
“你那烟丝太冲了,还是抽老夫的吧。”
柳明志淡笑着点点头,伸手在柳之安手里的烟袋里捏出了一撮烟丝,先是给柳之安装填好,接着又给自己装上了一锅。
“老二,老三,你们两个呢?”
柳明礼咧嘴一笑,直接抽出腰间的烟枪递了过去。
“德行,自己装,怎么的,还让大哥我伺候你呀?”
柳明礼看到大哥美好的表情,讪笑着摆了摆手。
“没有没有,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明杰,你呢?”
柳明杰看到大哥询问的目光,直接摆了摆手。
“大哥,小弟我现在还没到好这口的年纪,咱爹你们三个来就行了。”
眨眼的功夫,爷仨便凑在一起吞云吐雾了起来。
柳明志吐出了一口轻烟,抬头朝着长子柳乘风看了过去。
“乘风,怎么了?”
柳乘风抬头朝着竹屋的方向示意了一下,神色有些担心的说道:“爹,外婆她老人家一下子说了那么多的话了,身体会不会吃不消呀?
而且也到了外婆该服用汤药的时间了,孩儿想的是,要不先把瑟琳娜喊出来,让外婆她老人家先休息休息。”
柳明志看着长子担心不已的神色,侧目朝着旁边瞥了一眼,眼底深处的沉重之意一闪而逝。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柳乘风,若是现在再不让他们聚在一起多说一会话,以后怕是就没有机会再说话了。
可是,一想到儿子知道了真正情况以后有可能会承受不住压力,柳明志最终还是压下了自己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
无论长子是否跟他的娘亲一样,早已经清楚老人家真正的情况了。
自己都不该说出这些话。
就像自己多日前跟大哥宋清说的那番话一样。
保留一份希望,终归是好的。
柳之安站在一旁,恰好可以看到柳大少眼中的沉重之色。
他默默的抽了一口旱烟,抬手拍了拍柳大少的肩膀,神色唏嘘的叹了口气。
“混账东西,你愣什么呢?没听到乘风在询问你的意见吗?”
柳明志虎躯一震,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抿着嘴唇朝着远处的竹屋望去。
“听到了,当然听到了。”
“爹,那你的意思是?”
柳明志砸吧了一口旱烟,收回目光对着儿子点了点头。
“好,让你外婆休息休息也是好的。
对了,你外婆服用的汤药煎好了吗?”
“我不知道,汤药一直都是娘亲和诸位姨娘们煎的,孩儿这就去问问娘亲。”
“行,去吧。”
“是,那孩儿先过去了。”
柳乘风转身朝着竹屋小跑过去后,柳之安吐了一口轻烟,转头看着柳明志问道:“人参,灵芝这些养身提神的药材还够吗?
老夫马车上带来了几箱珍贵药材,莲丫头她们那边要是不够用的话,马上让柳松他们去搬运过来。”
“够,当然够了。
莲儿她们姐妹先行赶过来的时候带了一批,我跟柳松赶来的时候又带来了一批,现在剩的还多着呢。
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剩的再多又能怎么样呢?那些药材再怎么珍贵,再怎么稀有,终究只是身外之物罢了。
阿母她老人家用的再多我也不在乎。
我不怕她老人家用,就怕……就怕她老人家用不了啊。”
“这,走一步看一步吧。
唉!”
柳明礼,柳明杰哥俩也从老爹与大哥交谈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皆是神色复杂的朝着自家老大看了过去。
“大哥,伯母她老人家的身体,真的已经?”
柳明志看着柳明礼有些沉重的脸色,苦笑着点了点头。
“赛老说了,已经是风前烛,雨中灯了。”
“嘶——唉——”
“暂时先不说这些了,老头子你们从江南一路赶到苗疆,辛苦了。
你们先稍等一会,我这就去通知你们韵嫂子跟你安排一桌酒菜。”
“好吧。”
柳明志俯身磕出了手里的烟锅里的灰烬,卷着烟袋正要朝着竹屋走去的时候,竹屋里忽然传来了青莲她们等人悲痛的呼喊声。
“阿母!”
“阿母。”
“外婆!”
“亲家母。”
“夫君,你快来啊!”
柳明志虎躯一震,急忙动身朝着远处的竹屋飞奔而去。
柳之安爷仨神色惊愕的相视了一眼,亦是急匆匆的动身跟了上去。
“柳松,柳松。”
“老爷,小的在。”
“快,快,快去找赛老头过来。”
“是,小松遵命。”
柳明志风一般的冲进竹屋之中,直接冲着床榻的位置跑了过去。
“阿母。”
柳明志轻喊了一声,用力的挤到床头前,神色慌张的朝着老人家看了过去。
“阿母,你怎么样了。”
青莲哽咽着站了起来,让床头的位置让了出来。
柳明志毫不犹豫的坐了下去,神色沉痛的抓起了老人家枯槁的手掌。
“阿母,小婿来了,小婿来了。”
青莲的阿母的脸色早已经没有了见到瑟琳娜,柳尘宇她们娘俩的红润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毫无血色灰白之色。
浑浊的双眸虽然依旧慈祥,却多了几分枯寂之意。
“孩子。”
“小婿在,小婿在。”
“莲儿这个傻丫头,傻丫头。
以后就,就交给你来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