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心依舊
小說推薦修行心依舊修行心依旧
离两个说话人特别近的一个大自在弟子听到轻声说:“他就是那个特别值钱的陆全啊?才八层境。”他的话主要是想说给大自在的张大师兄听。
果然本来一心感悟的张大师兄动心了,他缓缓睁开了双眼。
大自在的弟子本来不知道支离山的动作,他们是一个三级门派,因为离大枝叉很近,他们掐着时间直到道场开放的第二天才过来,到了地方几乎还没和其他人有所接触就直接进入了道场。直到半天前玄玄宫和仙霞府门人来到水塘后,交流了一会才知道支离山的重赏。这是多大的诱惑啊:发现并报告位置就奖两颗筑基丹,带人找到陆全加奖一把飞剑,一把飞剑呢!如果直接杀死陆全凭首级再加奖一大批炼气和筑基境丹药并加一把筑基境飞剑,如果服用筑基丹还是无法筑基的修士,支离山负责找一份筑基真意。
张大师兄不是一个雏,他知道对付天炎弟子的后果,这里有三十七人,只要有一个人嘴不紧,那么以后就会被天炎追杀,还有可能连累门派,让门派覆灭。
张大师兄向另两派的大师兄传音,得到肯定后,三人开始向本门派的其他人传音。
陆全看到众人都看着他不说话,但看他们的情况却在不住的传音联系,难道自己的事迹传遍天下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已经成为道场内众多炼气修士的目标,进入道场三级门派以下的修士至少有五万,这些人基本上都知道了支离山的悬赏,至少有二万九境巅峰的炼气修士有意得到这笔赏金,筑基啊,谁不想。这些三级门派的弟子丝毫不清楚陆全有多少实力,他们只想一件事,杀人后事情不能传扬出去。
觉得奇怪的陆全又问了一声:“各位,有人知道天炎派弟子的方位吗?”这句话说完,只见坐在地上的炼气士们纷纷向中心地带看去。陆全心里觉得更奇怪了,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难道这么一句话还要有人许可才能说吗?
只见水塘边上站起一个人来,这人鼻直口方,浓眉大眼而且气息强大,一看就知道在九层巅峰有许多年了。随着他的站起,本来围坐在水塘四周的三十多修士,拟慢实快的向这人集中,才不过一息间,三十七人已经集中在了一起面对着陆全,这三十七个炼气巅峰修士摆出这阵式让人觉得很有气势。
陆全心里虽然不解,但却提高的警惕。
“在下张存厚,是大自在门下弟子,敢问对面可是天炎陆全师兄?”张存厚身为大自在大师兄,虽然见过玄玄宫弟子描画的图像,但还是觉得多问一句。
陆全愣了一下道:“你认识我?”这句话刚刚出口陆全心中警讯大起,飞剑初开发出了阵阵示警,每一下示警就表示有一股杀意。但天刚才自己这句承认身份的话,让对面的几十人升起了杀意,自己做了什么?让这些人都想杀他?
难道是刚才杀的那两个人吗?陆全马上否定,刚才那两人肯定没有没有传出音讯。
“我们认识吗?我不记得什么地方见过你们?为什么你们都想杀我呢?”陆全的声音掩不住的疑问。
从机修兵逆袭到上将 妖都鳗鱼
张存厚没有管陆全的疑问向四下里扫视了一下说:“有谁不愿意出手的?马上说话。”
被他看到的三十六个炼气士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被人认为是那个不打算出手的人,不出手就意味着事后分不到东西,分不到东西还是小事,事后有可能被灭口才是大事。
“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么我宣布一条,杀死陆全的人首先分到一颗筑基丹外加一把炼气飞剑。另一颗筑基丹不论什么情况都归我所有,至于其它的筑基境丹药还有他身上飞剑及丹药以后卖掉,剩下的人平分。大家看是不是公平!”张存厚说得很慢,让大家都有思考的时间。
要杀人抢首功,自然将受到被杀者临死一击,分多一些是应该的。至于另一颗筑基丹分给大自在的张师兄,有人心里是不愿意的,但大自在弟子最多,实力最强,另两派的人也只能认了。于是大自在弟子中有人领先说了句:“公平。”然后众人不算整齐的纷纷说公平。
陆全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出了高额赏金买自己的人头。这些人根本已经当自己是一个死人,当自己的面开始分赏金了。
“还是找其它人问问吗,少和这帮人浪费时间。”陆全暗想着,心里默念一个杀字后飞剑已经闪了出去。
张存厚听完大家说公平后,笑着说:“那么动……”手字没有说出来,他便一动不动,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洞,脸上还带着笑容。
大自在一个紧挨张存厚的弟子见到他头上的洞,然后才见洞内慢慢流出血来,眼神慌张四下一看,就这么眼光转动的时间,只见四周十几个人头上都有一个洞,正要吓得张嘴大叫,声音还没发出,他的头上起了一个洞,嘴巴永远保持着大大的张开。
第三十七个人被杀死的时候,首先死亡的张存厚尸体才一软倒下了,接着其它尸体纷纷倒地。
陆全伸手在飞剑上一抚,觉得飞剑好像更凌厉了些,这飞剑杀人多了反而更是锋利。这把剑到底是剑还是妖,以前飞剑每一击都要自己指挥,现在他只在最初发出了一声默念,然后一切都不需要自己管了,不用自己管后飞剑杀人杀得更快,至少比自己控制快了三倍,但这是好事吗?
陆全慢慢走近百米外的尸体,看着尸体脑袋上的剑洞,然后他发现了一个情况,第一个被杀死的人脑袋上的洞最大,然后那个洞越来越小,最后一个洞比第一个洞小了近十分之一厘,要是其他人肯定不会注意到这一切。
陆全脸色阴沉。
要是以前,按陆全脾气一定会把尸体上的武器收走,然后每具尸体都找一遍,将乾坤袋收拾一空,但今天他丝毫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看看一地的尸体,大部分人的手才刚刚搭上武器,陆全冷笑一声在水塘后的两条路中选了一条走了。
观音寺睡莲的苦恼
陆全又走了不到两里,一颗巨大苍木进入眼帘,在山腹中有大树生长很是让人惊讶,不过这是化神的道场,一切不能按外界的法则来套用。苍木巍峨耸立近千米高,树冠遮天蔽日一股浑厚的气息散发开来。陆全只不过刚刚接近到三百米距离,就感觉到经脉中的第二十五个窍穴活泼泼的跳动起来,这个窍穴陆全早就感应到了,只是他除了有一次刻意追求时强行冲过一次关没成功。其它的时候都是一切随缘,窍穴能破则破,不能破就继续修行,所以第二十五个窍穴一直没有突破,现在陆全如果打坐运功,说不定马上就能成为一个九层炼气士,但陆全今天没有突破的打算,突破九层后是否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行功稳固?陆全没有把握,在道场里随时可以杀人,虽然有飞剑的自行保护不怕有人偷袭,但今天陆全有大事要办,顾不得晋升。还有就是晋升是否对于他来说没有丝毫关系,在这个道场里没有筑基存在,陆全觉得自己就是这里的王。就算有人在道场里突破了筑基,也一样不放在陆全的眼内。
“站住,这里是雪殿弟子修行的地方,其它门派的人只能在苍木树盖下一百米外修炼。”一个身穿蓝色法衣,胸口绣着一个银色大殿的炼气士喝止陆全继续向前。
陆全把跳动的窍穴压了压,向四周看了几眼,只见围着苍木坐着三百多修士,其中苍木树荫之下也有一百多近二百身穿蓝色法衣的人,大概是什么雪殿门派的人。看这些人的法衣质量,陆全觉得已经和自己的法衣差不多,显然他们是一个大派弟子。而那些坐在树冠外的穿着名色法衣的修士,应该是小门派弟子。
“雪殿?怎么没听过,是那里的门派?”陆全好奇的问那个向他发话的人。
“雪殿你都不知道?北灵境二级大门派,三元婴老祖坐镇,你现在明白了吧,要想到百米内修行,瞧,就像这些人一样,得交一百晶石。”那个雪殿弟子背着手说。
看着树下全是雪殿弟子,陆全实在忍不住问:“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把近二百同门集合在一起的?”陆全这一问让不少正在修行的炼气士睁开了眼睛,是啊,进入道场修炼同一功法的人结成阵才可以传送到同一地点,难道作为二级门派的雪殿弟子修行的全是同一功法?
“这管你什么事?有晶石就进来,没晶石就到百米外待着。”雪殿弟子冷冷哼了一声。
作为大派有其底蕴,大派弟子有各种道场内的地图,无论传送到什么地方都能很快的找
到当地最好的修炼地点,从容的首先占据。但如果人不够想实际占领也不可能。雪殿这
一批弟子确实修行的是同一功法,从三层境到九层境都有,就是为了靠人多抢一个好地
方。
在这个地方雪殿弟子近两百,但他们只能五十多个九境修士,而周围的各派弟子几乎全是想冲击筑基的修士,总体实力还超过雪殿,只是雪殿的人能抱团,而且他们先一天到达苍木树下。
“我不打算修炼,只是想从苍木后的路口穿过,还有我想打听天炎弟子所在的位置。”陆全淡淡道。
“从树下穿过,想都不要想,我有师兄正在突破筑基,你从树下过必然惊扰,你吃罪得起吗?但你可以远远绕行。”雪殿弟子的手不由已经搭在腰间的剑上。
旁边有一个不知名门派的炼气士好心提醒:“雪殿的师兄,这可是天炎派的弟子,他们可是六元婴老祖的超级大门派。”
雪殿弟子一听连忙将手放下说:“原来是天炎派的师兄到了,是在下刚才鲁莽,还请师兄见谅。只是鄙门确实有师兄正在冲击筑基境界,打扰不得,天炎师兄是不是可以绕路而行。”
双面皇女
陆全听他这么说倒是不好意思发作,其实要到树后的几个路口,贴着旁边的石壁走也可以,只要不直接从树下经过就不会打扰到雪殿弟子。
“哦,那我打听一下,你们有没有看到过其它天炎派弟子?”陆全提高了一点声音问,眼睛看向坐在外围的一众炼气士。坐在外围的炼气士每个人都间隔十多米距离,不用点力量那里听得到他的话。
陆全这一声顿时惊醒了更多的人,二十多个炼气士不耐烦的看向他摇头,其中一个叫伍裘的人先是一摇头,但突然眼睛一亮叫出声来:“陆全,你是陆全!”叫完马上后悔一掩嘴巴,暗骂自己笨蛋,要是不出声叫上几个同门再加三五好友悄悄跟着,好处不就是自己几个人的?
伍裘这一叫不得了,又有数十人被陆全二字吵醒,眼睛四下打量向周围好友问谁是陆全,他在那里?
进入道场的炼气士近七万,大半知道支离山的赏格,但看过陆全的画像的不过万数人,这里大部分人都没有看过陆全的画像,直到有人暗中指点才知道那个站立着的很好看的男人就是陆全。
几个法衣上绣有门派标志的炼气士悄悄脱了法衣,一边传音叫醒其它的同门。能传送到这一片地方的炼气士基本上都是九层境界的炼气士,他们打算在这里冲击筑基,但大部分还是有些明白自己的实力,直接冲击筑基的可能性很低,而支离山奖励的筑基丹就显得可贵。有道场道意帮助,再加上筑基丹,筑基的可能已经有七成以上。
现在面前的陆全果然和支离山给的消息一样实力一般,这些人大多都是在九层境里很多年的修士,眼光都很老道,一眼就从陆全的气息看出他是一个八层炼气士。
“支离山没有骗人,这个陆全果然才八层,这么高的赏格值得冒一次险,杀了他领到奖励,找个地方一躲,等四十多天的道场结束就跑回门派,反正这里面谁也不认识谁,脱了门派的法衣谁又能找到我呢?”那些门派有点小名气的炼气士心里这样想的,虽然这计划破绽重重,但他们确实如此想的。而另一些更小门派的炼气士连这一点都不担心,这里更没有人认识他们。
那个看管这一边路口的雪殿弟子指着一个个站起来慢慢走来的人说:“你们这是干吗?要找事啊?”
所有起杀心的人,之所以敢起心,最重要的一条是,雪殿不是西圣境的门派,如果是西圣境的二级门派,他们自然不敢当面杀天炎弟子,西圣境的弟子事后肯定会把一切通知天炎。
伍裘抽出一把刀说:“雪殿的师兄,我们不是找雪殿的麻烦,我们是要杀这个叫陆全的人。”
雪殿弟子刚才听到有人叫出陆全的名字,然后引起好大反响,发现这个叫陆全的天炎弟子很有名,还在担心刚才对陆全的态度是不是不好会引起大麻烦,谁想这一下竟然发现数十个西圣境的炼气士会一齐过来杀人,杀的还是陆全。这人既然能被委以看守路口和其它门派打交道的重任,自然不会傻到看不清形式,连忙向树下靠拢,顺便传音唤醒了一个实力极强的师兄。
“王豪师兄,这些西圣境的炼气士不知道为什么,都去杀那个天炎叫陆全的炼气士。天炎不是西圣境第一强门派吗?”雪殿弟子问。
王豪想了想说:“那些花了晶石的炼气士也跟着一起去了,看来这个陆全可能做出了天怒人怨的恶毒之事,你找一个人悄悄打听一下,要这人果然是恶毒之人,我们不妨在旁边帮上一把。”说完不由笑了道:“用不着帮,这么多人过去,一招之下就轰成渣了。”
有个雪殿弟子很是八卦,听了王豪的指点一边去找最近的炼气士一边说:“问还是要问的,估计这是个大料。”
围坐在大树边的炼气士除雪殿弟子外,还有百余人因为修炼根本不知道外界的一切,此时站起来的,基本上是那些轮流护法的修士。大概有四五十个炼气士向陆全走去,走到离陆全七十米的地方反而不动了,相互看着都在盘算最后是不是分得到好处。这些人相互之间除了同门外基本都不认识,没有一个领袖存在,最后的结果就是为了争夺陆全的首级混战开来,谁想混战呢?大家都不想,于是有一个人看看旁边的同门,然后说:“诸位,大家商量个章程,要不然到最后为了抢夺好处混战起来,我们这几十个人反而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傲世九重天 小說
这话一出,大家都明白,如果混战起来引起其它不知道原因炼气士的注意,那边可是还有百多人啊,他们不但得不到好处,很可能还要因为陆全这个宝物被其它人杀死。每个门派都有领头的,和门派的其它人互视了一下走了出来,一共七个人,这一批人中有七个门派。
七个领袖围成一圈,悄声商量着,陆全看着这一切,觉得很可笑。和上一批人一样,他们已经当自己是一块可以分割的肉,正商量着你要多少,我要多少。
很快陆全就看到那七个人商量完毕,然后向自己的同门使眼神要他们动手,陆全突然顽心大起然后运元气大呼一声:“我是天炎陆全,这里有谁认识我的?”他不怕惊
炼气士用元气发出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这一片区域不论是谁都已经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除了雪殿的几个炼气士外,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陆全不怕所有人都被惊醒,他觉得就算所有人都上来,反而对自己来说更安全,当十几个甚至几十人被瞬间杀死后,其它人就会逃跑。陆全希望这些逃跑的人传扬自己的事迹,这样以后就不会再有人老想来挑战自己。
面前的数十人脸色个个大变,其中一个大骂道:“陆全,你这是在找死。”